只會對別人耍心機的,是笨蛋!對「自己」耍心機,才是聰明人

chess-1483735_640

有一次,公司召開內部大會,要求一百多位店長,即日起,對自己的店面,做更嚴格的制度管控,比方說店呼、還有制服等等。

沒想到,遭到很多反對的聲音!

「這麼多要改的,平常已經這麼忙了,真的沒時間做!」一位店長說。

「對啊,」另一位店長附和:「這麼多要配合總公司的事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」

「太嚴格了,沒辦法做多好。」又一位店長抱怨。

在內部大會開完之後,經理很傷腦筋,交辦下去,一百多位店長回報一百多項質疑,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?經理只好將這些質疑,通通都回報給上層的協理知道。

沒想到,協理大怒!

「這些都是總公司命令的!還有什麼比這些更重要的?」協理說:「應該更嚴加管控店長,要他們一定要一一做完!」

於是,協理一聲令下,部門連夜設計了好幾張表單,隔天就要求下面的各店長,透過那幾張表單,每天一一的回報進度。

結果呢?

結果,過了一個月,狀況不但不見改善,質疑的聲浪反而更大了!還有的分店,根本就連做都不做了。不得已,經理只好再往上呈報,給副總知道。

副總找來那位協理、經理開會,一嘆:

「唉,這是什麼時代了,你們這樣逼店長做,店長是不會『理解』的。」副總說:「你們應該讓他們去想想『WHY』(為什麼),而不是『WHAT』(什麼)。」

經理、協理一聽,傻住。

「不要告訴他們要做什麼,而是要他們先想一想,『為什麼』要做這些事情。」副總說。

「可是…可是…。」出身自店長系統的協理生氣的說:「當年,可是總公司要我們怎麼做,我們就怎麼做,很乖的!」

「不,那種威權時代已經過去了。」副總緩緩的說:「要求他們一定要想出一個理由,一家店一個理由,他們就會做得很好。」

我們照副總的指示下去,和100多位店長一位一位訪談,要他們想想為什麼要做這些事。我發現,店長們想出一個理由,真的,「動力」就出現在他們的眼神裡了!

後來,我一直記得這件事。

那位頭髮已花白的副總,竟然有這種「智慧」,也讓我心生佩服。

他也教了我們一個很有用的道理──

什麼道理?

我們將它叫做「Purposeful Purpose」。

所謂Purpose,就是目的、理由。

而Purposeful則是故意的。

這兩個長得很像的字合在一起,就變成「刻意硬想的理由」, Purposeful Purpose,簡稱PP好了。

這個PP招,很厲害──

當你碰到一個不想做的事。

不想見的人。

或是,不想上的課。

還是,不想準備的考試?

這時候,只要祭出「PP」。

也就是說,只要想一個「理由」,一個好理由,自己一定就會一直做下去了。

如副總說的,現代早已不是威權時代,我們不想被要求,我們不再從「順從要求」去得到任何的成就感。如果今天一直在「順從」老師、「順從」老闆、「順從」總公司……反而讓我們自己感受到自己「很差勁」,幹嘛把自己搞成這樣!

對自己都交待不過去哪!

所以,在這個時代,碰到不想做的事,不必強迫自己一定做。

而是先想一想,「為什麼」要做這件事?

這件事有何「理由」一定要做?

對我有何好處?

生出一個「PP」。

只會對別人耍心機的,是笨蛋,對「自己」耍心機,才是聰明人。

那個心機,就是「PP」。

今天起,用在所有自己不想做、但又好像蠻重要的事情上,立刻見效。

(本文為授權刊登)

人氣: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