愈贏,反而愈陷愈深。輸了,才得以自由

12087829163_8415815565_k-1024x640

籌備了好幾個月,今天,終於要選了。

本來我應該可以輕鬆拿下這協會的理事長選舉,成為最年輕的理事長,沒想到,十天前,闖入了另一個野心勃勃的小子。

這小子比我更年輕,卻是一隻老狐狸,大家都不喜歡他。自從小子宣佈參選以來,我私下收到好多會員的簡訊,都是為我加油的。

「別管那小子,我們都挺你!」

「你躺著都會中,沒問題!」

「他算什麼?別理他!」

就在選前的一場公開大會裡,小子上台發表他的「政見」。

我一聽,傻眼。

這……。

這政見,雖然簡報做得很漂亮,從頭到尾沒有一字失誤,但……但……。

那些內容,根本就是「抄」我的!

我聽那小子講了五分鐘,台下都沒有人發現,我實在太生氣、太生氣、太生氣,忍不住在中間就陡然「站」了起來!

那小子看我突然站起來,也停住了。

所有的人因為他突然停住了,也愣住了。

「喔,是另一名候選人啊,你有話要說?」那小子拿著麥克風緩緩的說。

會員和歷任理事長,紛紛轉過頭看我。

我沒有麥克風,只能嘶吼。

只有嘶吼,才能讓這麼大的體育館,聽到我的聲音,聽到我的憤怒!

「這位先生,」我怒吼:「只有你自己才知道,這份簡報你到底幹了什麼壞事。」

大家竊竊私語。

有人對我使眼色,對我讚。

有人也對我指指點點,和隔壁說悄悄話。

那小子站在台上,也佇住了。

那場面非常「僵」。

直到一位十年前的老理事長,已經很老了,顫顫的從他的位子站了起來。

有人遞麥克風給他。

「這兩位,嗯,嗯,」老人咳了兩聲,繼續說:「都是好人才!相信,每個人心中自有公斷……就在今天,做出一個最好的決定吧!」

後來,那個小子完成了簡報。

他絲毫不受影響,反而我整個腦袋都變成空白的了,直到那小子講完,我才「醒」來。

坐在前排的其他的老理事長們,再問了那小子幾個問題,那小子一一回答,還很幽默。

老人們看起來很高興,非常非常的高興。

全場都笑了。

小子講完下台,我立刻發覺,氣氛變了。

原本那小子很不受歡迎的,竟然有些比較不熟的同事主動去和他恭喜。

而那些本來一起罵那小子的會友,並沒有過來找我,反而幾人聚在那邊不知道講什麼。

幾個鐘頭以後,投票結果出來了。

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。

那小子,贏了。

他10天前才參選,只講了這一場簡報,就贏了,打敗了準備了好幾個月的我。

那天過後,我發誓,我再也不要參加這個協會的任何活動。

電話我不接。

信件我也不開。

三個月後,我來到那位老理事長的家。他邀請我泡茶聊天。

我依舊對這件事耿耿於懷,顯然,老人也不想避諱這個話題──

「哈哈哈,你輸了嘛!你就是輸了嘛!」老理事長以宏亮的聲音迎接我。

我沒想到「輸」這個字竟然這麼刺耳,刺得我滿臉通紅,很想發脾氣。

我忍下了。

老理事長拍拍我肩膀。

「輸就輸嘛!這件事很『簡單』啊!」

我覺得快到臨界點了。

真的很想生氣了。

真的很不爽了!

此時,老理事長的眼睛突然一暗。

「輸了,應該『慶祝』一下,不是嗎?」老理事長說:「所以才找你來喝杯茶。」

我納悶,怎麼說?

輸了,要慶祝?

「贏的人,慢慢的就『接管』了正義,他變成了正義的代言人。」老理事長說:「你看,那小子現在人氣多高,大家都超喜歡他的。」

我聽了,更傷心了。

「不過啊,不過,不過,不過。」老理事長拍拍椅子:「這對他來講,是『好』的嗎?」

唔?

什麼意思?

我不知道該點頭,還是搖頭。

老理事長繼續說。

「他一贏,接下來的兩年任期,都被『綁』在裡面了,然後,下一次選舉,他當然還會繼續想辦法贏下去。」老理事長幽幽的說:「一輩子,很快就在兩年、兩年、兩年之後過去了。」

嗯,有道理。

「直到他變得和我一樣老。」

瞭解。

「不過,像你這種『輸』的人,體驗了和贏的人同樣的過程,但你卻從此『FREE』了,脫身了,自由了,可以去雲遊四海、海闊天空!」

這時候,老理事長領我,望向一面牆。

天啊,那一面牆,真是驚人。

掛滿了「錦旗」和「獎狀」。

喔不,看起來應該是協會頒發的各式各樣的「當選證書」。各式各樣的協會,都是知名的。

「真希望,當年有人告訴我這些話。真希望當年有人『笑』我。」老理事長說:「我才會知道,其實,輸,也不是什麼大事,反而是好事。」

贏了,就「失去」了時間。

輸了,反而「找回」了時間。

贏家的人生,單調乏味。

輸家的人生,豐富多彩!

輸了,不是什麼大事,反而是好事,因為,每個人一輩子最大的成就,不是那些獎、狀、證、書,而是………

而是………

時間。

(本文為授權刊登)

 

7bad_997b

 

人氣: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