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視人生?每個人的第一場賭注是花了16年在學校,卻不願意再花16年進行第二場賭注

a12-1

每個人一生中的第1場豪賭,就發生在我們7歲,走進小學一年級的教室起。

走進一間學校,從此經過九年高中小學教育,再加四年的大學教育、研究所。我們進入了一個系統,讓這個系統決定我們的未來。

你說,這是「投資」吧?怎麼是「賭」?

不,投資乃是資金的支配與利用,自有固定的報酬率,且在投資之前應該是因為看好所以有幾分把握的。而「賭」和投資的不同,在於客觀來看賭的人對於贏面機率掌握不大,且一但輸了,應該是連本金都拿不回來。

教育系統,似乎比較接近於「賭」?那的確是我們一生中的第一場大賭。我們在13歲奮力的準備了三天,某天早上寫了某一份早晨的社會考卷,奮力的寫完全部答案,我們從來不知道,這樣的努力,在十年後是不是會有收穫?說不定到了後期每況愈下,最後畢業了,如果早知道,12歲起去學個什麼技藝,說不定到了二十幾歲就可以變成世界頂尖的高手。你說,學校多多少少也學會很多東西、做人的道理?但我們在講的,是一共十六年這麼超級漫長的時光,16年除了待在教室學做人的道理、學一大堆東西最後忘光光,其實可以做其他更有意義的事。

財務報表有一個名詞叫「長投」,即「長期投資」的意思。這樣來看,像求學這種事情,可說是一場長達16年的非常長期的投資。如果它是一場賭博,那麼,這可叫作「長賭」。全球的人類已經為自己後代設置一個「共同長賭」的默契,大家認定,「25歲以前,長賭無罪!」所以,所有小朋友都賭,賭在一間教室,賭在一個老師,賭在一個系統……賭在自己。

但,奇妙的事情來了。

25歲以後、畢業了以後,我們竟然就很快的就淡忘了「賭」這件事

為什麼?如果看看我們的履歷表,通常就只有「兩種歷」:學歷、經歷。前者是受「人數」所限制,我們拿人生很多時光與精神去擠這麼一張門,但後者,也就是「經歷」,沒有人數的限制了,卻受「時間」所限制。履歷表是公認的認證,我們職涯的進展時間一有什麼不對,整個資歷就缺了一大段,就落後了一大截,如果在這兩歷後面再加一任何東西,譬如寫過的文章、得過的獎,通常不會被注意太多,最重要的還是那「兩個歷」。重要的是,為了「經歷」的完整,大部份已經賭過學歷的人,無論賭贏還是賭輸,是不會「再賭一次」的

於是,小學到大學的這一段16年的「長賭」,成了大部份的我們,人生中的第一次,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的「長賭」--

這很可惜,因為人性依然是善賭的,有賭性的人,依然會賭,但這些人都改成「短賭」,賭城拉斯維加斯那些拉吧拉一整晚的賭徒,就是最短的「賭」,因為只要短短等個30秒,就知道有沒有中獎了;成天沉迷於賭桌上不回家的,也是最短的「賭」,15分鐘後就會知道我有沒有贏到錢。每天路過樂透要買一張的,也是最短的「賭」,最多等個三天就會知道我有沒有賺到錢。人長大以後,對於賭博的耐心,縮短到最多一星期~一年。人長大以後,通常就只敢做這樣的「短賭」,很少人去佈局、設策略、想時間表,做一場「長賭」

有一個朋友,曾和我在同一個實驗室工作,我們工作的地點是當時影片串流中全球最頂尖的實驗室之一,我們以唯一兩個大學生的身份就進了這個實驗室。畢業後,他得到了矽谷某大公司很好的聘書,而我也得到很好學校的錄取函,當時我就想,我們走了兩條不一樣的路。他走了「經歷」,我走了「學歷」(當然他後來也到名校研究所畢業,我也有了一些經歷),但在最近,有機會在台灣再次碰面,感動之餘,我們聊聊最近在幹什麼,不約而同的,我們在網路上,做一些事,換一些工作,也有一些創業計畫。

我們,竟然都再次開始「賭」

那種感動,是不會在言詞上表現的──原來世上有另一個人與我一樣的,我們走了兩條不一樣的路,但我們都放棄了我們原先該走的路,改而做另一場「長賭」。我們丟掉了履歷表,我們成為獨立開發者,我們再次開始擬定新的計畫、認識新的朋友……。從前,我從不認定自己在「賭」的,我自以為自己知道正確的路子在何處,有著百分之百的把握在上面行走著,直到後來,我終於領悟到,所有的事情都有風險,所有的計畫都有變化,不過,有變化、有風險,才會機會達到別人所達不到的成就。我了解到自己在「長賭」,也看到世界上大部份的人在過了25歲後都害怕「長賭」,於是,我看到了我們的優勢──

只要,我們將我們可以忍受的賭期拉長、再拉長,原本要求一個月內看到成果,現在變成一年,但要求看到100倍大的成果,我們將是這個年代,最厲害的引領風潮者。

但,不幸的是,由於「長賭」並不合社會期待,因此像這樣的人生賭徒,據我體驗,有三件事是必須先學習克服的:

第一件事是「忽略任何比較」,你在「長賭」期間,大家都會問,你在做什麼?當你的眼神中有一點點的不確定,而自己又對那種不確定竟然很安然自得,其他人肯定就用一種類似看著賭徒的眼睛看著你:「你瘋了。」「你太大膽。」沒錯,我們是和自己的一生在賭,怎麼樣?一生就是我們的賭桌,怎麼樣?在這張賭桌上,不必每一時期都確定會贏,但反正,大部份的其他人都在其他跑道上比來比去,都不在這張賭桌上,因此,我只要給自己多一點的時間,氣長一點,肯定有大贏的機會!我們會看看自己,如果人的年限是70歲,一生中只要在前2/3出現一個大成功,這「長賭」就是全面贏了,只要其他人都不在這個賭桌上,這件事就很有可能發生。人是千萬不能被比較的,不然自己就中了生命的大計略,掉到老鼠轉圈圈的輪迴。

第二件事是「別拘泥太專注」:賭徒,是不知道自己何時會贏的,他是相信自己全盤都會贏,但只有笨蛋才會真的深信下一次下注肯定全盤皆贏,然後將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籠子裡!所以,當有人跑來問你,你一次做一大堆事情,到底哪一個會成功?哪一個是你最有把握的?我們只能回答:不好意思,這是我「長賭」的策略之一,雖然我們不怎麼專注,但其實我們是在進行另一種的專注,那就是:堅持自己做事的「方式」,而不是做任何一件「事」。

第三件事是「維持孤單」,那些不知怎麼「長賭」的,總是可以把話講得特別的動聽,邏輯奇特的清楚,最後自己不敢站一步出去賭一把,他們的錢反而寧可花在過年牌桌上。這時候,也不用太在意。在「長賭」的期間,在世上只需要和一個人保持連繫,那個人就是我們自己。我們要討好他,了解他想要做什麼,負責讓他快快樂樂,保持在最高昂的狀態;長賭期間若要「拜師父」,肯定要拜的師父亦是「自己」,放空的讓自己去跟著這位「師父」,這位師父就是自己。「求人不如求己」,我們不斷的遇見「貴人」,但都忘記了「貴己」,如果要來玩玩「長賭」,別忘記拉攏「自己」這個超級好夥伴。

鼓勵賭博並不是好事,但還是要談,我們人生,多久沒有真正提出一場賭博?

我們都做了第一場長達16年的「長賭」,第二場的16年現在開始還不遲呢。

(本文為授權刊登)

7bad_981b

人氣:3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