愈逼,愈傻逼?最佳管理者,不用「逼」的,而是用「問」的

%e8%9e%a2%e5%b9%95%e5%bf%ab%e7%85%a7-2017-04-06-%e4%b8%8b%e5%8d%8812-06-38

多年前在《科學美國人》有一篇研究讓人深深省思,它是在說,如果已經「預設」一個目標,然後努力的去達成它,竟然、不會、收到、最好的效果,你相信嗎?

科學家發現,拿著一個「計畫」來要求自己、或其他人(比方說部屬)努力去完成,雖然「計畫」已經如此的明確,但卻反而讓自己的「意願」降低了、「效率」也降低了,你相信嗎?

如果「計畫」不是最強,還有哪一種方式可以更強呢?

科學家對著一群志願者做了好幾場實驗,第一個實驗,請他們進行一些簡單的文字調換的任務,這任務很簡單,但也有點麻煩,要將一個單字譬如「sauce」的五個字母,重新排列成「cause」,或將「when」這個字再重新排列成「hewn」,不過,在開始考考他們之前,科學家將這群實驗者分成A、B兩組──

科學家直接告訴A組:「以下就是我們的目標,去排字吧!」然後A組就去排字了。

B組呢?科學家特別在排字以前,請他們想一想,「為什麼你們要排字?」

這問題很奇怪,明明是要叫他們排字,卻還要請他們自己「想一想」,為什麼要排字!科學家說,這個問句雖然「沒必要」,他們終究還是要排字的,但是,這一句神奇的話,卻巧妙的改變了B組實驗者的心態,他們的心態不再是「我要做這個!」,而是「我要不要做這個?」

這個簡單的「調整」,竟然讓B組排字的「效率」,整個比A組還高很多

科學家再接再厲又做了第二場實驗,找來另一批實驗者,這次他更不直接的請A組拚命寫:「我要做!」請B組拚命寫「我要做嗎?」一個是肯定句,另一個是問句,就這麼一個小小的差異,竟然依舊發現B組的效率較好。

然後,科學家又進行了第三場實驗,請這些實驗者不要再排字了,換成「參加健身房」,然後,他們再次以問句詢問B組:「想一想你為何要健身?」,也再次以指使句要求A組「你要健身!」結果,B組最後參加健身房的效率,再次的是比A組還高!

以上的實驗,A、B二組主要的差異點都是在於B組的「目標」不很明確,至少自己不是抱著一個目標而進去的,而A組則是「別人幫他設定好」了,雖然B組也知道自己是來參加實驗,所謂「目標」其實仍是科學家幫他們定的,他們自己並沒有定目標的「權利」,但是,巧妙的請B組思考一下「你要不要做這個?」,就可以巧妙的提升B組的「產能」

為什麼會這樣呢?

科學家分析,因為他們是用「問」的,所以實驗者就有了「自主」的感覺,所以「動力」就較強,他們說,有可能是因為人們自發性的設目標,因此他們心中的動力較強,他們不是「因為罪惡感才不得不做」,他們一邊做,一邊會知道這是他們自己設的目標。

我發現,東方教育之下,大家從小到大都習慣的被一直丟「計畫」、「計畫」、「計畫」,這些規定、計畫,是大人幫小朋友設定好的,沒什麼道理,就如同許多奇怪的「規定」,沒道理,但就把它背下來就是了、就去上課就好了、考試就去考就對了。

也是因為這些規定的存在,「好小孩」已經因為符合太多規定而輕易的獲得了滿足,而「壞小孩」則因為無法符合太多規定而已經心中充滿了罪惡感、連自己都認定自己是一個沒有用的人,因此,在面對未來的「計畫」時,動力是比較弱的

而西方教育讓孩子隨便自己要幹嘛就幹嘛,從大人的角度來看很是愚蠢!因為小孩這麼小,怎麼會知道自己應該要幹嘛?我們一直以為,這是因為那些自由選擇的孩子,選到了他們真正喜歡的東西?不,其實有可能是因為,他們是「自己選」的,所以動力就是比較強,儘管選到後來自己也不怎麼喜歡,但動力就是比較強。這樣的「用問的」,小孩的「動力」就會比較強

這件事也可以運用在「管理」上,與其設立一大堆「目標」,要做這個、要做那個,有的時候或許是矇著眼睛,一邊做一邊再問自己「真的要做這個?」「做什麼才好呢?」這樣的話,動力會源源不絕,效率好像也會較佳。

(本文為授權刊登)

1117_work_c

人氣:348
看了這篇文章,推薦你來免費索取課程。
或你可以選擇以下其他課程喔!
請選取您感興趣的課程:
必備高效工作術
APP設計快速上手
室內設計美學課
行動網站設計
MV 動畫特效速戰
雲端網路管理
物聯網應用實戰
產品設計美學
超夯手遊設計
姓名
電話
Email
所在地區
看了這篇文章,推薦你來免費索取課程。
或你可以選擇以下其他課程喔!
請選取您感興趣的課程:
必備高效工作術
APP設計快速上手
室內設計美學課
行動網站設計
MV 動畫特效速戰
雲端網路管理
物聯網應用實戰
產品設計美學
超夯手遊設計
姓名
電話
Email
所在地區